羊城晚报|写出自由诗的“定式”

写出自由诗的“定式”

QQ图片20190722135300

作者:吴 再

写诗即自由。但我选择了一种不太自由的写法:每首一律24行,每首一律210字,而且,必须,一行不多,一行不少,一字不多,一字不少。

开始,忐忑:红旗能打多久?新诗是自由的,而自己来了“镣铐之舞”!但我知道,在新的时代,诗歌应该充当文学变革的先锋,开拓新的形式和美学意象。于是,浩浩荡荡的24行诗之旅开始了。一晃,十年,这本厚厚的诗集给出了一个答案:还行!如果没有这种自我约束,早就“江郎才尽”——没有边界,不能持久。

感谢意大利人彼德拉克,没有他的十四行诗,就不会有我的灵光一闪,想到二十四行诗。墨西哥诗人帕斯说,诗与数学是语言的两极。

写诗是一门古老的手艺。“行数”“字数”的限定,重点在于解决最后一句的明确坐标,这是在有意识地掌控和遏制自由诗的“过度自由”,节制抒情的泛滥,调控节奏的紊乱和短诗的单薄乃至格言化倾向。许多人半途倒下,是因为不知“终点在哪”,只能草草结尾,终成“强弩之末”。

过度与匮乏,是诗人必须警惕的两个误区。二十四行诗的写作借鉴了格律诗的某种范式,而又不拘泥于格律、对仗、音韵,用现代汉语写出了自由诗的某种“定式”,是新诗中的“自度曲”。

一百年来的汉语新诗实践,是不断尝试的过程。进一步讲,汉诗的创新,不仅仅指自由体诗(新诗)的创新,也包括近体诗(格律诗)的创新;不仅仅是文体的创新,还有思想与艺术手法的创新;不仅仅是创作形式上的创新,也有传播方式的创新。

二十四行诗体现了“节制”与“节奏”两大特色。每首四节,每节六行,暗含“起承转合”,可谓,峰回路转,步步为营。二十四行诗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,识别度高。文学史上,卓越的诗人常常自觉修炼出一种非我莫属的创意文体,每一个成熟的诗人都有他痴迷和拿手的写作套路。歌德说:“在限制中才能显出能手,只有法则能给我们自由。”

除了“节制”与“节奏”两大形式上的要求,内涵上,好诗须有“节气”。这里,节气指的是气节。奴颜媚骨,写不好诗。明代方孝孺在《戆窝记》说:“士之可贵者,在节气不在才智。”诗也一样,所谓,为国为民,诗之大者。

来源:羊城晚报(2019年7月21日)
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自由诗
大乐购彩票计划群 北京赛车pk10APP注册 北京赛车下注app 幸运快三 计划 北京赛车pk10APP注册 北京赛车pk10APP 北京赛车pk10APP注册平台 山东群英会 江苏快三官网 北京赛车官方App